“不,并不是叶导随口说的。我问过叶导了,他说我是像他以前认识的一名女演员。”

嘉意嘟起小嘴,唇上能挂个油壶了。

“呵,那他有没有告诉你那个女演员是谁,现在人在哪里。”他轻嗤。

嘉意声音寂清下来:“没有,叶导说,跟那个女演员早就失去联系了。”

霍振旸佩服她的天真,冷声:“有这么巧合的事吗?他不过编了个人来应付你。要是不说失去联系,你再继续问下去,他怎么回答,怎么找个跟你长得像的人出来?他是为了跟你拉近关系,让你拍他的新戏而已。”

嘉意一怔,他说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难道真的只是叶永宁看中自己,为了让自己参演杀妖记,为了跟自己拉近关系,才随便说认识个人跟自己长得像?

她脸色黯然失色了几分,却又抬起头,认真地盯住他:“不管怎样,我还是想接叶永宁的新电影。”顿了顿,又恳求地说:“求你,好不好。”

霍振旸猜到她的意图。

她是想借助叶永宁的电影号召力,出现在大屏幕上,方便找到家人。

他眸光幽幽如鬼魅,坚决地拒绝:“你是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了吗?拍电影?不可能。”

她鼓足胆量,直视着男人的瞳:“到底是因为我的身份不能出演,还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我找到家人?”

高马尾少女吊带长裙清纯气质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这是她所剩不多的,能找回身世的途径之一。

这男人却像一头拦路虎一样,狠狠挡在这条路上。

他脸色骤然一紧,不屑轻笑,反问:“就算你找到家人,我不放你走,你又能走得了吗?”

她故意用激将法:“既然你这么厉害,那怕什么,让我演啊。”

他怎么会看不出小猫儿在故意激怒自己:“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不能抛头露面。你不用打这个心思!”

说着,不耐烦地朝前方低喊一声:“开快点。”

车速加快,在城市的马路上,披着霓虹朝霍园飞驰。

特制车轮呼呼驰过柏油马路的地面,卷起一阵凌冽的风,也刮熄了嘉意的声音。

回到霍园,欧管家在大门口迎少爷和嘉意小姐。

嘉意一下车,连一声招呼都没打,直接便调头上了楼,仍是进了霍天沛隔壁的那个小护理房间。

欧管家一愣,望向少爷:“嘉意小姐这是怎么了?”

霍振旸脸色也阴得很!

自从回了G市,就算这小妮子是被迫跟自己回来,跟自己面和心不合,总记挂着H市那边。

至少,在霍园人面前,还是跟自己保持和睦的关系。

今天,还是她第一次当着佣人的面,给自己的男人狠狠甩了脸。

他阴沉着俊脸,大步朝别墅里走去。

欧管家眼巴巴望向林子勋:“林助理,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少爷给蒋美仪捧场,把嘉意小姐气到了吧?”

蒋美仪没气到嘉意小姐,反而嘉意小姐还给了蒋美仪下马威呢,林子勋苦笑:“BOSS和嘉意小姐在首映式上偶遇了叶永宁。”

“叶永宁?那个国际大导演?”

林子勋点头:“叶永宁看中嘉意小姐,想让她参演新戏杀妖记。嘉意小姐也同意了,boss当然不答应,所以嘉意小姐跟BOSS发生了口角。”

欧管家点头,表示知道了,转过身,进了别墅,上了二楼。

霍天沛的卧室里,灯光未熄。

姚珍茹前些天,已被送到了精神疗养院。

整个霍园,更加冷清不少,老爷子新儿媳,新孙子,来填补大家族的空虚寂寞。

霍天沛倚在床上,看见欧管家走进来,挤出一丝难得的笑意:“两个人回来了?”

欧管家点头,又犹豫了一下,照实禀报:“不过跟老爷子预料得相反。少爷和嘉意小姐没借这次首映式拉近关系,反而还…吵架了。”

老爷子让嘉意小姐今夜陪少爷去首映式的目的,欧管家也知道。

“吵架?为什么?”霍天沛一诧。

欧管家将林子勋的话重复了一遍。

霍天沛一惊,叶永宁导演想让嘉意拍他的新戏?

霍天沛知道,这个叶永宁是影坛的鬼才,用人、做事的风格,向来不走寻常路,以前启用的演员,也有很多不是专业演员出身的,只要他认为有灵气,合眼缘的,就会求来。

甚至,叶永宁有一部电影的女主角是乡村女孩,还真的跑去乡下找来了个乡下少女,只因为少女身上的纯天然淳朴气息。

那个女孩儿没有任何演戏经验,没有学过一天的表演课程,甚至连书都没读过几天。

可在叶永宁的挖掘和栽培下,那女孩成为了那部电影的女主角,最后还一炮而红,成为国际影坛上知名的后起之秀。

就连一个没读过书的平凡农村少女,叶永宁都敢用,何况嘉意?

所以今晚他看中嘉意,也不奇怪。

霍天沛沉吟了一会儿,久久未说话。

“老爷子,放心,小事情而已,过几天少爷和嘉意小姐就没事儿了。”欧管家安慰。

霍天沛蓦然一抬头:“怎么,振旸是不答应吗?”

欧管家点头:“当然不答应。少爷的未婚妻,可能是未来的少奶奶,怎么可以进娱乐圈拍戏?演员,呵呵,说得再好听,不就是戏子吗。”

要是以前,霍天沛肯定也是跟欧管家想的一样,此刻却眉一动,笑了一笑:“要是振旸同意了,那小丫头会不会感激涕零,早点收心,跟振旸结婚?”

“老爷子的意思是,想让少爷答应?”欧管家问。

霍天沛不置可否,脸上的笑意渐深。

——**——

冷战了两天,整个霍园的温度似乎降了好几度。

嘉意看着霍振旸都是埋头走路。

她得罪不起他,躲得起。

眼不见为净,哼。

上午,嘉意去霍天沛的房间,给他送了药。

看着老爷子服下,又将他扶着躺下来,嘉意才离开了老爷子的卧室。

她带上门,刚出来,只听一个女佣走过来,悄声说:“嘉意小姐,少爷在书房,叫您过去一趟。”

他找自己干嘛?她不能跟他反抗,已经没打算接杀妖记了,他还想继续教训自己吗?

嘉意嗯了一声,将手上的托盘递给女佣,到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