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长,我自认为对族规还不是很了解,所以请问,我到底触犯的是那一条族规?请族长指出。”

伴随着林峰句句诛心的话,林峰的气势节节攀高,他和赵天四目相对,这是一种看似是虚心的请教实则是质问,是一种比拼,更是一种挑衅。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林峰敢如此的质问赵天,敢这般挑衅赵天。

“这是,这是在挑衅组长吗?”

两人的境界干脆就不在一个等级上,他哪里来的胆量放出气势这般挑衅赵天,况且再赵天的气势面前林峰的气势应该是瞬间被湮没才对。

此时的林峰气势上没有一点落入下风,他给众人的感觉就像是无论族长的气势再怎么强横,但是林峰的气势依旧矗立在哪里。

人群中的众人看着此时的林峰都尽是仰慕的意思,一些少女更是对着林峰那送秋波。

在一旁的赵锋此时的心情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就这么被林峰化解,并且还为林峰稳固了地位,并且赵峰知道自己以后要是在想杀林峰难了,因为自己马上就要走了,他现在有心直接冲到林峰面前将林峰杀死,但是这个想法有多么的不切实际不说,就算自己将林峰杀死自己也一定无法活着走出赵家。

“峰儿长大了。”

在一旁的唐研微笑着看着林峰,她知道林峰的气势和他的实力完没有关系,拥有那种气势是因为林峰的勇气。

“林峰之前也说过这样的话。”

这个时候唐研的声音响起:“事情很清楚了,那个人击杀赵令,之后嫁祸他人我记得按照族规当诛,现在林峰把他给杀了也算是执行令了,请问赵族长还有什么事情吗?”

小品妹妹的花裙魅力

唐研适时地开口分担了林峰的压力,但是这一声赵族长叫得相当…她从开始到现在啥时候正眼看过赵天。

但是唐研知道,那个人根本不可能将赵令杀死,因为就算是赵令受重伤,他也不会是赵令的对手,再说了,所以唐研知道要至林峰与死地的另有其人,极大的可能就是赵锋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深究下去也没有用,因为就算是深究赵峰也不会承认,揪出来是赵锋做的那赵峰也完可以凭借着自己星陨宗的核心弟子的身份安然离开。所以现在将所有的事情部推在一个死了的人的身上再好不过,赵天也不是一个傻子,他当人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收场,所以他也好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嘴上,但是那再怎么说都是颜面大失,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这个不平静的夜晚,赵家的事情虽然是结束了,但是赵家的人还是在讨论着他们不解,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家伙给林峰,因为他和林峰完是两个世界的人,两人没有任何交集,透视他们还在疑惑,那个人有实力击杀赵令吗?虽然赵令有伤。

平静的夜晚,赵锋的房间传出阵阵声响,那声响像是拳头在不断的敲打着什么的声音。屋内的赵锋一拳将面前打木桩打断,普通人估计木桩还没断自己的手就骨折了,但是身为筑基期的赵锋,他只是手上出现一点红印。

“林峰,就算我今天杀不了你,终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上。”赵峰一人在房中道,从那语气中不难看出他是有多恨林峰。

这个时候林峰的房中李猛彩霞坐在林峰的对面。在事情结束之后,林峰和母亲走回家中,在家门口,林峰遇见了李猛,他显然是听说了事情,并且李猛也猜到了凶手,

“峰哥,赵锋跟咱们玩这个咱们就不报仇了吗?”李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