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莉莉的手术很成功。

她在无菌病房待了三天才醒过来。

这三天里,《京城晨报》和《京城晚报》一早一晚连续报道马莉莉的术后情况,字里行间都在暗示为肇事者洗白,给马莉莉用最好的药、住最好的病房,尽量安抚马莉莉家属的难过情绪,还透露肇事者会负责马莉莉后续所有医药费和生活费等等。

相比较于之前马家在网上引发的批判肇事者的浪潮,这点洗白行为还不足以扭正博威集团老总的形象。

马家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马莉莉做了手术,倒是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几天,十月下旬,政府有关部门发出通知,鉴于博威集团历来的良好表现和在国家财政税收上的贡献,以及博威集团积极改正错误的态度,特批准其提前恢复生产。

冠冕堂皇的话,好似一番恩泽。

消息一经传出,当天下午,股市开盘后,博威集团的股票持续走高,股民对博威集团的未来又充满了信心,之前在网上蹦来蹦去说博威面临破产的言论的那些所谓的专家,都一个个沉寂下去。

这段时间,博威集团面对外面的那些负面言论,采取的是以不变应万变,沉得住气,才能走得更远。

负面言论有时候并不是只有坏处,尤其是在需要知名度的生意场上。

博威集团旗下那些厂子解禁后,有条不紊地恢复生产,很快再次步入正轨,与此同时,博威集团的官方微博针对这次新能源产业园的事故做了深刻的反省和检讨,并承诺将会完善安全体系,加强员工的安全建设等等。

还陆续贴出了对事故中伤亡或失踪的员工亲属的安抚和赔偿方式,每天一个小视频播放博威集团领导和伤亡员工家属的暖心互动,博威集团承诺会负责解决所有伤亡员工直系亲属以后的工作及生活问题。

sansan的黑白图片

博威集团官方微博下方的言论一改一边倒的负面情况,渐渐的也出现了公平中立的声音,甚至是偏向博威的声音。

但也还有许多声音在网上说博威集团做这些都是在作秀,老总撞了人却不捐肝救伤者,骨子里透着对人命的漠视和对责任的逃避,更不会真心善待在事故中伤亡的员工亲属,还说景博渊没有担当,承担不了博威集团掌权者的重任。

甚至,博威集团以前的那些捐款,都成了虚情假意的表现。

这类的声音,支持赞同的人不在少数。

若是某家媒体散布负面言论,景博渊可以采取强硬的手段制止,通过司法程序,或者像以前那样,哪家媒体作死,直接花钱整个收购,方法虽粗暴,却也有最直接的效果。

但,悠悠众口,最是难堵。

古代皇帝一人专权,还怕自己哪里做错了被底下臣民非议呢。

似乎,冷血、无情、漠视人命一类的词成了景博渊的标签。

甚至‘博威老总冷血富商’都上了热搜榜,挂了没几分钟,就被撤了下来。

马莉莉术后一个月,出院回家休养。

叶倾心去医院见过她几次,她是个十分沉默的女孩,几次观察,叶倾心发现她和家人的关系十分生疏。

在马莉莉出院的前一天,叶倾心给她听了一段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