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女杉看着目光之中闪烁着焦急之色的百合,走到了百合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百合的后背道:“好了,别担心了,有阿媂、朔明和阿媂爸爸他们在,沧海明珠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们一定会将沧海明珠完整无缺的拿回来的!”说着,油女杉将目光投向了巨牙鲨离开的方向,目光之中见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道:“只是没有想到朔明和阿媂竟然在水上竞速赛上这没有实力!”

百合听到了油女杉的话,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愠怒的神色道:“这个时候就不要说笑了好么?”说完,众人都愣了一瞬,将目光投向了百合,百合感受大了众人的目光,不由的低下了头,对着油女杉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说着,就低着头,直接走到了穿的边缘,看着大海。一阵海风吹过,百合的头发随风飘扬,格外的美丽。百合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对你发火的,杉姐姐!”

油女杉听到了百合的话,微微一愣,轻轻的摇了摇头,走到了百合的身旁,将百合抱紧了怀里,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宠溺的神色道:“既然你叫了我一声珊姐姐,我自然是将你当做我的亲妹妹一样的看待的,所以我怎么会在乎你一时的出言不逊!”说着,油女杉将目光投向了百合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刚刚你那么的,紧张?”

百合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们可能都听说过,五年之前,就在德尔尼亚斯,当时就发生了一起事故,当时的事故是有火箭队的余孽引起的,他们用假的沧海明珠代替了真的沧海明珠,并且盗出了真的沧海明珠,并且利用作为水之民的小遥和小遥的手链成功的召唤出了海之神殿亚库夏,并且还利用阿尔宙斯的红色结晶控制了洛基亚,当时如果不是希罗娜小姐和流清先生,还有泪痕先生、嘉德丽雅小姐都在德尔尼亚斯的话,当时的后果不堪设想,没有想到历史的悲剧竟然会再次的上演!”

神夜听到了百合的话,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不赞同的神色道:“应该不会吧,当时冥王疯狂的时候,那累累的白骨和冥王最后的结局不就已经说明了凡是肖想亚库夏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么?那件事情才过去了不久,冥王的惨状众人应该还记得才是,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在这个时候选择拿走沧海明珠,难道冥王的下场还不能够让他们警醒么?”

百合抓紧了自己的衣袖,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担忧的神色看着远方道:“如果历史再一次的重演,如果到时候真的再一次召唤出来了亚库夏,这一次不管是希罗娜小姐、流清先生、泪痕先生、嘉德丽雅小姐哪一个都不在?如果这个时候刚刚的那个老人真的能够召唤出来洛奇亚的话,那事情的发展可能就要相当的不妙了!”说着,百合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坚定的神色。

众人听到了百合的话,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但是这个时候,月鼬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亚库夏是神圣的东西,不是他那种人能够玷污的,我一定会阻止他的!”说着,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坚定的话语让众人微微一愣,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月鼬,而月鼬对此视而不见,直接来到了船板上,将目光投向了海面的方向,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

这个时候,逍遥突然听到了一阵阵的诡异的声音,逍遥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了海妖这一次竟然坐在了西狮海壬的身上,在一旁的白海狮的身上还有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东西,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女孩儿。海妖这个时候好像也看到了逍遥一行人,对着逍遥一行人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之后,西狮海壬和白海狮就朝着海中心的方向“逃”了过去。

逍遥微微皱了皱眉头,正在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放下我的女儿!”说着,逍遥就看到了一个穿着水手服的男子艰难的朝着海面的方向跑了过来,但是跑到了海边的时候,男子终于用进了自己全身的力气,直接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痛苦,一丝心如死灰的神色呆呆的看着西狮海壬的方向道:“将我的女儿还回来,将我的雨溟还回来!”

女子好像是听到了男子的话一般,女子将头转了过来,看着跪在地上心如死灰一般的男子,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想要你的女儿?有本事过来抢啊!”说着,伴随着一阵阵的大笑声,也快速的朝着刚刚那个老者消失的方向游了过去。

这个时候,逍遥已经认出来了男子就是逍遥曾经救过的船员儿。逍遥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那一名船员现在的脸色已经变成了诡异的青紫色,逍遥紧接着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些警察,就看到了警察的脸色也并不是健康的颜色,逍遥这个时候又想起来了大卫博物馆的馆长给心拳浴大电弧的时候,馆长脸上的变化,逍遥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凝重的神色,快步的朝着船员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船员也已经看到了逍遥,船员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希冀的神色,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身来,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男子用自己剩余的力气来到了逍遥的身旁,抓着逍遥的衣袖,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好像看到了造物主一般的希冀道:“求求您,救救我的女儿吧!”

一个人的自由很迷茫

百合看着船员,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担忧的神色,对男子说道:“他们为什么要抓走你的女儿?你和他们有仇么?”

船员听到了百合的话,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道:“不,我保证我和她没有仇,我甚至都不认识她!”说着,船员眼眶之中的泪水再也隐藏不住,直接从眼角滚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