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老婆走了,玉江卿这会儿正不开心呢,刚好叶聪自己送上门了,要不开心,大家一起不开心好了。

说到新芽,前两年十八,现在怎么说也是过二十的人了,可是怎么看还都是对感情一窍不通,这让叶聪觉得很扎心。

倒也不是一窍不通,他看新芽对结了婚的丁骏琪倒是挺上心的,不知道那女人是不是傻的。

看着叶聪阴沉的脸色,玉江卿总算是开心了。

“你还真的以为一个攻心为上就能搞定一个女人?”玉江卿嗤笑了一声,伸手端起了桌上的杯子。

叶聪双手轻轻的交握在一起,好像在思考玉江卿的话。

攻心为上不行,那还要怎么做?

玉江卿现在抱得美人归,所以对于看戏这件事还是很乐意的。

“对了,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叶聪说着,伸手拿了一张照片出来,然后推到了玉江卿面前,“这个人你认识吗?”

玉江卿低头看着桌上的照片,是走兽。

“认识。”玉江卿伸手将照片拿了起来,“不过已经退役一段时间了。”

叶聪看着玉江卿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照片,明显是在询问他为什么要问这个人。

一个人的旅行

“最近这个人出现在了绝境。”叶聪沉声开口说道。

绝境,那是一个国际组织的代号,只是那个地方,并不是他们很想听到的。

换句话说,当初负责R2生物病毒的西蒙,就是绝境的二把手。

那是一个专门研制生物病毒的组织。

玉江卿低头看着照片上的人,眼神跟着加深了几分,“有些恩怨。”

“啧啧啧。”叶聪啧啧了几声,“你最好祈祷他不会想要报仇。”

“他会来报仇。”玉江卿淡淡开口,和走兽相处过一段时间,对走兽的性格他自然有一定的了解。

只是没想到他会和绝境牵扯上关系。

叶聪懒洋洋的靠在了椅背上,“西蒙死的蹊跷,这个人突然出现在绝境,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西蒙的死我知道。”玉江卿说着,伸手将手中的照片丢在了桌上,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打了丁宁的电话。

这会儿丁宁刚刚下了飞机,程半夏在外面等着她,接到玉江卿的电话她还有些奇怪,“你算着时间打过来了吗?”

“媳妇儿,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还欠你一场婚礼呢。”玉江卿好似开玩笑似的开口说道。

丁宁:“……”

抽风了?

结婚几年了,现在说婚礼的事情?

“你没毛病吧?”丁宁抽了抽自己的嘴角,继续向外走着。

“没有,就是突然想到这件事了,你见到程半夏了吗?”玉江卿依旧带着笑意开口说道。

“马上出去了,她在外面。”丁宁说着,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抬头看着机场二楼飘过的一抹暗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飞过。

丁宁抬头的目光一直顺着那道暗影看着,眼神微微收紧,就连思绪都跟着有些麻木了。

“玉江卿,记住,你欠我一场婚礼呢。”丁宁一字一顿的开口说着,落下这句话之后,慢慢的按下了结束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