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苏唯一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南宫少决仍旧没有回来。

但是如今她倒也没有多担心害怕什么,估计他等会儿就回来了。

掀开被子下床,放缓脚步朝着婴儿床走去,此时小清芷正睡得香甜。

挽唇一笑之间,蓦地,目光落在小清芷一侧的一张纸条上。

苏唯一阵疑惑,伸手将纸条拿起来,打开,赫然映入南宫少决刚正有力的字迹。

“老婆!我出去办点事情,可能晚点回来,照顾好小清芷,不要担心你亲爱的老公,按时用餐,等我晚上回来赎罪。”

落款处还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爱心。

看着,苏唯一不禁噗嗤一笑出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留小纸条,心说不出的奇怪异样暖意的感觉。

蓦地,像是想到什么,嘟囔不满自喃道道,“为什么早上不和我说?难道还怕我赖着你嘛?”

刚一说完,只见小清芷睁开眼睛,一双钻石般明亮的大眼睛晃动着明亮纯净的光泽。

随即,苏唯一忙的将小清芷从婴儿床抱起来,哄到:“小宝贝儿!对不起,妈咪吵醒你了。”

说着,抱着小清芷朝着沙发走去,检查她的纸尿裤。

长发气质美女古典写真清新优雅

随即换好纸尿裤,给小清芷喂着。

一下午,苏唯一在房间里抱着小清芷坐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飘扬的鹅毛大雪。

今年的巴黎似乎格外的寒冷,雪不断的下着,染白了这座美丽浪漫的城市。

她真的好想出去,正好少决也没有在,正当她起兴时,却被深深打压下来,垂眸看着怀里安安静静的下可爱,她不可能扔下小清芷。

现在小清芷基本上都是两人亲自照顾着,丢给其他人,总归不放心。

最后苏唯一只有忍着就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

晚餐时间,苏唯一抱着小清芷下楼,此刻站在大厅内的仆人,不禁抬眸看向了那抹纤细窈窕的身影,眼底掩饰不住惊艳羡慕。

身着粉色加绒丝质长裙,勾勒着她完美凹凸有致的身型,一张美艳的容颜即使不施粉黛看着依旧水嫩动人,浑身散发一股说不出成熟韵味。

不过才一个月不到,身型没有丝毫走型,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苏唯一已经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如今已经十一岁。

此刻苏唯一手里正抱着小清芷,那唇角带着幸福笑容,整个人看上去更是带着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述让人动容的美感。

刚一下楼,只见一名卫兵将大厅门推开,随即一道小小的身影忙的冲进来,嘴里还呼着白气。

刚一进门便看到了下楼的苏唯一,兴奋唤道:“妈咪!”唤道,快步朝着中央楼梯下跑过去。

此时他身上正穿着厚厚的防寒羽绒服,穿着马靴,头顶上带着骑马帽,帽上的雪花还没有安全融化掉,小小的脸蛋被冻的通红。

苏唯一疑惑,“宝贝今天学什么了?”

“……”

“今天宝贝去骑马了,宝贝很喜欢我的小黑,是爷爷送给我的,今天就想骑着它溜溜,本来想让妈咪去看威武英俊的宝贝,但是外面太冷了,不能让妈咪冷着,更不能让小妹妹冷着。”

说着,一旁的仆人正恭敬解开小威廉的外套,还有帽子。

只听见小威廉长长松了一口气。

“妈咪!宝贝要看小妹妹!”

说着,苏唯一抱着小清芷微微弯身,让小威廉能够看到她的样子。

小威廉兴奋对着小清芷打招呼,小清芷长着嘴巴笑着,这可逗乐了小威廉。

随即苏唯一一手拉着小威廉冰凉的手,道:“走吧!宝贝!陪妈咪吃晚饭!”

“……”

“好!”

到了餐厅,仆人将食膳准备上,苏唯一为了方便用餐只有将小清芷交给德鲁娜抱着。

蓦地,只听到小威廉开口问道:“妈咪!今天怎么没有看到老爸!”

“……”

“你爸爸出去办点事情!晚上才回来!怎么小威廉现在开始这么关心你爸爸了?”一笑问着。

虽然少决对着小威廉冷冰冰的样子,动不动还吼小威廉,但是她知道他还是爱他的,毕竟都是他们的孩子,但是只是不像对小清芷表现的这么明显。

说着,小威廉小鼻子一翘嘟囔一声,“谁要关心他嘛?他都不关心宝贝,他只对小妹妹好。”

话落间,只听到苏唯一一笑出声,“小威廉这时在和妹妹吃醋?”

顿时,只见小威廉一张小脸胀红起来,坚决不承认道:“宝贝才没有!宝贝才不会和小妹妹吃醋,再说,只要有妈咪对宝贝好就行了!”

看着小威廉的小样子,苏唯一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挽唇一笑着。

只听到小威廉继续开口道道:“宝贝只是好奇而已,老爸就像是口香糖一样,一直粘着妈咪不放,今天怎么就不见了!”

说着,小威廉像是想到什么,道:“今天爷爷也出门了,到现在好像也没有回来!”

蓦地,苏唯一一怔,但是也没有多想什么,收敛好神色,喝了点牛奶,“那可能你爸爸和你爷爷出去都有事情!对了!宝贝,你现在是不是和你爷爷相处的挺好的?之前可没有听你这么亲热的叫过他。”

说着,小威廉像是被说了什么很不好意思的事情一样,小脸蛋更是有些羞红。

嘟囔小嘴巴,“就是……反正我觉得比老爸好!”

苏唯一一怔疑惑,放下刀叉,看着小威廉,问道:“小威廉为什么这么说?妈咪还记得你被你爷爷打了一顿屁股,你爸爸都没有打过小威廉!”

“……”

“但是他会吼宝贝。”

“……”

“那宝贝给妈咪说说为什么觉得爷爷比爸爸好?”

“……”

“因为爷爷陪着宝贝看了《变形金刚》《机甲战神》《神偷奶爸》,还有他送给宝贝的小黑马,宝贝很喜欢。”

话落间,苏唯一猛地一惊,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他会陪着小威廉看这些。

“你爷爷真的陪你看电影?”

小威廉很肯定的点着头。

苏唯一心底震惊,想象南宫老爷那张比少决还要冰冷严肃的脸,实在想象不出他会陪着小威廉看这些电影。

“还有就是小威廉说话的时候,爷爷不会像老爸会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