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沫坐在沈寒宸身边。

宇文桀故意凑上前拉了沈星光坐在了萧景玉身边。

宇文桀翘着二郎腿托着下巴,嘴角噙着笑意,完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所有人都入座后。

安雪沫吩咐佣人把菜一一端上来。

餐前水果,浓郁香汤,荤素搭配的时令小炒,以及几瓶年代颇久的拉菲红酒。

宇文桀用手指头敲了敲红酒瓶:“今晚不喝红酒,寒宸,你家里有没有高度数的白酒,拿几瓶上来,咱三不醉不归!”

听到不醉不归四个字,萧景玉原本温润的脸上明显有一瞬间的怔愣。

但很快,他便调整过来,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沈寒宸并没有立马答复宇文桀,而是用询问的眼光看向安雪沫。

“向老婆大人请示,我今晚能喝白酒吗?”

安雪沫很爽快地点头。

甜美可爱丸子头美女毫不吝啬微笑甜美写真

宇文桀一脸的鄙视:“妻管严!”

“我乐意!”沈寒宸挑眉:“总比你这只单身狗好!”

宇文桀抽了抽嘴角。

晚宴开始,大家边吃边聊,酒过三巡之后除了安雪沫有孕没有喝酒外,其他人的脸上都明显有些醉意。

安雪沫见所有人都有些喝醉,于是提议。

“要不今晚你们都别回去了。我让佣人收拾出三间客房。等明早你们酒醒后再回去。”

萧景玉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刚要开口拒绝,只见宇文桀先他一步点头答应。

“没问题,我和景玉今晚在这留宿!”

萧景玉张了张唇,最终也没说话。

安雪沫点点头,转而看向脸色酡红,双眸眯起,醉意朦胧的沈星光。

“星光,你呢?”

沈星光灌下一大口白酒,漂亮修长的手指捂着嘴巴打了个酒嗝,醉相憨态可掬。

她摇摇晃晃站起身。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赶紧的!都把杯子举起来继续喝呀!”

安雪沫摇摇头,看向沈寒宸。

沈寒宸也已经有些醉意,他搂着安雪沫的腰站起来。

“管家,把他们三个人带回各自的客房,我和夫人要回房睡了。”

沈寒宸这边说完,便搂着安雪沫的腰,把她往起居室里带。

起居室内。

男人抬腿踢上房门,微微有些粗鲁地把女人扛到肩上,大步走到柔软的床边,把安雪沫轻轻的摔在了床中央。

安雪沫赶忙抱住小腹,吓得手脚并用的从床上爬起,缩到床头边,双手抱住膝盖,满脸防备的看着慢慢向她逼近的男人。

沈寒宸浑身酒气,结实有力的双臂撑在床头上,把安雪沫围困在双臂和床头间。

沈寒宸低下头,在安雪沫素白的小脸上胡乱的亲吻,手也不老实的在女人浑身上下乱摸。

安雪沫吓得尖叫。

“寒宸,不行的!我现在是孕期,不可以行房!”

沈寒宸慢慢移开脑袋,垂眸看她,表情有些发怔。

安雪沫抓住沈寒宸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宝宝在里面,所以你不能乱来!”

沈寒宸原本猩红的眸慢慢褪去请欲,脸色逐渐变得温柔,他抱着安雪沫的腰,把脸贴在女人柔软的小腹上。

“你干嘛?”安雪沫疑惑。

“我在听胎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