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张横哥,我一定不会让失望的,一定,一定!”

   精力在极度的透支,李飞已是在咬牙坚持,但是,心中有一个意念却让他绝不肯就这么放弃。

   然而,意志无法弥补体力,他已是感觉越来越不行了,似乎头脑都变得昏昏沉沉起来,几要晕倒。

   “阿飞,没事吧?阿飞!”

   夏清莲已感觉到了自己弟弟的情况,不由又惊又急,一边拼命地为弟弟擦着额头的大汗,一边无助地望向了张横。

   “嗯,差不多了,阿飞,到底今后有什么样的成就,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看到李飞那副疲惫不堪的模样,张横也是心中不忍,但是,想到这是为了李飞的今后着想,所以还是强自当做是没看到。

   他之所以要让李飞与栾海良赌石,就是因为想到了要刺激李飞,让他通灵玉体的潜力部发挥出来。

   所谓的刺激,无非就是压力。

   而且,这种压力,是绝对无法克意营造的,如果只是普通的挑选毛料,没有那三千万的赌注,李飞一旦感觉到疲惫,肯定会停下来。

   但是,有那三千万的赌注,却是给李飞无形中造成了很大的压迫,张横就是希望,他在这种压力下,能来一次质变。

   现在,已是到了一个临界点,李飞如果能撑过去,那么,他今后的成就绝对的无可限量。

   青春美女萌妹子图片

   如果撑不过去,他也就止步于此,虽然以后凭着通灵玉体,也可以在赌石上大发横财,但要想真正发挥出他通灵玉体的部力量,这一生就无望了。

   “啊!”

   正心中沉吟,这个时候,场中陡然传来了夏清莲的惊呼声:“阿飞,怎么了,怎么了?”

   此时此刻,李飞的情形确实是已到了无比不堪的状况。他的双眼中竟然现出了血丝,脸也涨得通红,似乎已是竭尽了最后的一丝力量,却不肯罢手。

   “嘿嘿,小子,这是想自己找死吗?”

   徐鸿远在一边冷嘲热讽起来。

   他现在也是看出来了,这个青涩的年青人,似乎也有与栾海良类似的能力。

   只是,应该这种能力还并不熟练,而且,运气也显然并不怎么好,直到现在都没有让他挑出一块蕴藏了翡翠的毛料来。

   此刻,看到这年青人这副模样,心中大快,自己这回是终于可以狠狠地出一口恶气了。

   “不,我没事!”

   李飞却是倔强地推开了夏清莲扶住他的手,嘶哑地说了一声,仍是竭力地想要探察下一块毛料。

   但是,他的精力确实已是消耗到了极点,几乎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当他再次抱住一块毛料,想利用体内那股奇异力量探察的时候,他的脑海嗡的一阵。

   同一时间,喉头一甜,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人也摇晃着几乎站立不稳,要昏倒了。

   “啊,阿飞,不要吓我啊,阿飞!”

   夏清莲大骇,一把抱住了弟弟,再也无法控制情绪,呜呜呜地痛哭起来。

   “呃,他怎么了?怎么吐血了?这是要出人命啊!”

   四周看到这一情形的人,个个面面相觑,感觉问题有些不对劲。

   貌似赌石要赌出命来了。

   “嘿嘿,姓张的,不会是要让他为的三千万丢命吧?”

   徐鸿远那里会错过打击张横的机会,在一边嘿嘿冷笑起来:“小心惹了人命官司。”

   “阿莲,他没事!”

   张横那里会理会徐鸿远,早已来到了李飞身边,一边劝慰着夏清莲,一边已是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颗晶莹的珠子,塞到了李飞的嘴里。同一时间,在李飞的耳边道:“不要咽下去,就含在嘴里。”

   一边说着,手已拍在了李飞的背心,一股巫力真元渡入了他的体内。

   “张横哥!”

   李飞有些虚弱地叫了一声,用力地点点头。

   他只觉,含在嘴里的那粒珠子,一缕缕清凉的气息,直透喉咙,让他原本几乎没有了丝毫力气的身体,象是沐浴在了春风中,突然有了舒服得要呻吟的快感。

   而张横贴在他背心的手,更是传来阵阵暖意,让他浑身舒坦无比。

   并不止这些。

   随着那股清凉传遍身,原本浑沌的脑海,象是被洗涤了一样,变得无比的清明起来。

   含在嘴中的珠子,仿佛是仙丹,让他有种七窍通达的空灵。

   李飞自然不知道,张横让他含的那颗珠子,正是黄精珠,具有滋补元气的作用。

   他现在消耗到了极点,黄精珠内蕴含的奇异力量,正在不断地滋养着他的神魂。

   为了让李飞能部发挥出他通灵玉体的潜质,张横这回也是下了血本,不惜用了一粒黄精珠。

   嗡!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飞陡然感觉脑海又是一震,身上原本黯淡的光芒,在这一刻猛地重新振荡起来。

   并没有结束!

   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从他身散发而出,刹那弥漫向了四周。

   “啊,这,这,这……”

   下一刻,李飞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嘴也刹那张成了蛤蟆。

   因为,他突然感受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

   只见,自己的意识象是突然脱离了身体,漫延到了四周,笼罩住了近百多平米的范围。

   而一幕幕无比奇异的影像,也呈现在了脑海里。

   原本摆放在这店铺里的毛料,象是部变成了透明,李飞竟然完看到了它们内部的情形。

   “啊,翡翠,是翡翠!”

   刹那的愣怔,李飞猛地回过了神来,他也管不了自己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怪异的感觉,挣扎着脱离了张横和夏清莲的扶持,向旁边的一块毛料奔去。

   那是一块有一人多高的毛料,在刚才那不可思议的情形下,他看到了里面有一团炫丽的光芒散发出来,是他感应到这么多毛料中,最璀灿最让他感觉亲近的。

   他已意识到,这块毛料里,绝对有一块上好的翡翠。

   “就是它,我就挑它。”

   李飞指着那块毛料,满脸的兴奋。

   “嗯,刘老板,那就这块。”

   张横满脸欣然的笑意。

   他已感觉到了李飞终于又有了一次质的变化,他现在头顶三花聚顶的本命气运中,已不是一团霞光,而是隐隐的现出了一块玉石的形状。

   这也就是说,经受了刚才的刺激,在自己黄精珠的滋养下,李飞的通灵玉体,终于部被发掘了潜能。

   而这正是张横所期望的。

   “好的,好的!”

   刘兴立连忙跑了过来,心中已是松了口气。

   刚才,他也怕这里出人命,但现在看来,这小伙子又生龙活虎样了,应该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这块毛料要三百二十万,张横也不犹豫,立刻付了钱,让刘兴立马上解石。

   轰隆隆!

   解石机的轰鸣再次响起,所有人的神情却是变得无比的紧张,谁都想看看,那个年青人几乎拼了命才挑到的这块毛料,里面会不会有翡翠,如果有,又会是什么品质。

   徐鸿远和栾海良互望一眼,脸色也都变得凝重起来。

   两人也感觉到了,那个叫阿飞的年青人,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那么,他突然挑中的这块毛料,能解出比帝王绿品质更好的翡翠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