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甜儿觉得自己最大的错不是喜欢上了楚煜,而是楚煜好死不死的偏偏是皇室的人,所以自己现在落得这个下场,也着实冤枉了。

沈月卿听他这么说,便想到自己脸上不堪入目的丑陋样子,心里还是十分难受。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自责,这与你无关。”

楚煜将她拥入怀中,眼眸中满是心疼。

看着眼前的两人郎情妾意,田甜儿不觉有些揪心,她突然朝沈月卿掷去一个东西,楚煜察觉到了之后,快速的接住她掷过来的东西。

摊开手掌一看,竟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药瓶。

楚煜抬眸疑惑的看着田甜儿,田甜儿见楚煜终于愿意正眼看自己,眼眸中不由得微微发亮。

她解释道:“这个是解药,王妃脸上的毒来得快,去的也快,一瓶足够了!”

楚煜垂下眼眸,淡淡的说了一句多谢。

田甜儿不由得苦笑,“真是没想到,我田甜儿这一生富贵荣华,想要什么我父亲都会双手捧到我的跟前,却没想到,折在了你这儿!”

“王妃,记住你说过的话,我若死了,请你不要牵连我的家人。”田甜儿突然高声对沈月卿说道。

沈月卿闻言,眼眸快速的闪过一抹冷意,点点头,“这是自然!”

洋娃娃般鹅蛋脸美女穿婚纱写真

听了沈月卿的应承后,田甜儿的唇畔弯起了一抹笑意,伸手往袖中探去。

在场的人只觉得一道晃眼的白光闪过,紧接着,一声就听见田甜儿一声闷哼。

众人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田甜儿的胸前正插着一把匕首,唇角淌血,带着一抹弯弧,直直的往后倒去。

田甜儿的死,在沈月卿看来不值得一丝的怜悯,倘若她当时知难而退,自己也不至于去为难她,现在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她自找的。

虽然田甜儿死不足惜,可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暴尸荒野,沈月卿让人把她的尸体运回田家。

田家人知道了之后,还想要去闹,想要为田甜儿讨回一个公道。

苏州知府却冷哼了一声,对他们说道:“你家女儿谋害王妃,使得王妃毁容,王妃没有迁怒你们一家,已经是极大的仁慈,你们居然还想要闹事,都不要命了吗?”

“怎么可能?我女儿只不过是一个平民百姓,又怎么能够见到王妃,更遑论谋害了!”田家老爷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田甜儿会去害人。

苏州知府知道他不相信,便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只不过,隐瞒了沈月卿在山里当山贼头子的事情。

田家老爷听了苏州知府的解释后,悲痛欲绝,可是却没有办法,其实自家女儿的性子他也是知道的,如果是因为与人争长短,这才下毒,那也就说得通了。

见田家不敢造次,也乖乖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苏州知府这才回去复命。

在知府的府上,沈月卿背对着他站在正厅,苏州知府恭敬道:“王妃,事情已经办妥了!”

看着眼前头戴纱笠的沈月卿,如果不是她出示了王府的令牌,自己还真的不敢相信,五王妃会出现在苏州。

而且还被人毁了容,只不过这五王妃再三叮嘱,她此次是出来寻找五王爷,众人都知道,五王爷现在下落不明,所以王妃出来寻找他也是无可厚非。

只是没想到,这王爷尚未找到,就与田家的大小姐发生了争执,这才被下了毒,导致毁容。

只不过后来,田家大小姐在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决定以死谢罪,但是,其遗愿就是希望沈月卿不要迁怒其他人。

沈月卿自己被毁了容,不好出面,这才到苏州府衙这里,让自己替她跑这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