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副官看来,莫雨晨真没资格在这里说什么。

夏云笙偷偷看了一眼程延之,发现他真的很憔悴,胡子都长出来了,也没刮,像是几天没睡好,眼睛里写满了疲惫……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在她身边陪着。

莫雨晨没有再说程延之了。

她对夏云笙道:“你怎么样,好些了没有?对了,我哥让我替他问好,他就不过来了,免得,司令大人又吃醋,找你麻烦。”

夏云笙道:“还好,死不了!我没那么容易死!等出去了,又是一条好汉。”

“……”莫雨晨看着她,又无奈,又忍不住笑,“你啊,到了医院都不安分,我给你拿了些故事书过来,你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

“好。”

莫雨晨探望过夏云笙离开后,夏云笙看着身边的程延之,“她那么说你,你不生气?”

程延之道:“她又没有说错,我生什么气?”

“……”

也就只有她生病的时候,他的态度才会这么好。

户外冬日游乐美女比剪刀手卖萌图片

夏云笙转开注意力,不让自己心软。

他演得再好,等时间长了,终究会厌恶她的。

晚上,医生查过房,夏云笙看着守在病床边的男人,道:“程延之,你去睡觉吧,不用管我。”

“我怎么能不管?”他道:“你伤成这样,我有很大的责任。”

“又不是你做的,你有什么责任?”夏云笙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多丑?丑得让人看不下去。”

“你嫌弃我丑?”司令大人感觉自己胸口好像中了一箭。

夏云笙道:“你问问宋副官你现在的样子丑不丑?你再不睡觉,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憔悴得,让她难受。

她终究是爱他的,哪怕因为孟清清的事情恨了他,也依旧是爱他的,不想看着他折磨自己。

程延之把头转向宋副官,不敢确定地道:“我真的丑么?”

他颜值很高,其实就算憔悴,也不至于丑,是另一种颓废的味道。只不过,宋副官知道夏云笙的用意,点头道:“嗯,是挺丑的,没有平时英俊帅气的样子。”

“……”程延之听完,闷闷地站了起来,走出了病房。

夏云笙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宋副官,“他这就走了?”

她不过就随便说了一句,这么管用?

宋副官道:“少爷可能很在乎在你面前的形象吧?别人说他,他不会在意,你一句话,却可以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

“可他恨我啊!”夏云笙语气低落地道:“他恨我不把跟莫司辰的秘密告诉他,他恨我救了莫司辰……我知道他讨厌我的原因,可我能怎么办?我要出卖莫司辰吗?你们希望我是这样一个不守信用的人吗?”

宋副官解释:“少奶奶,其实孟清清的事情是个误会……”

“宋副官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了。”夏云笙拉了被子,把自己盖住。

她想起那天在市区被那几个人打的时候,她竟然真的有一种轻生的念头。

她是心里素质过硬的军人,理论上不该有消极的念头,可那一刻她竟然觉得……死了也挺好的,不用面对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