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枭也不站在门口了,只站在隐蔽的角落里悄然看着凌菲,片刻后目光又移到宋天墨的身上。

目光挑剔又漠然。

一边看一边又拿出手机来,对着两人拍了一张照片,按下了一个号码,轻笑着发了出去。

做好这一切,他如来时一般,静静的转身,悄然离开。

凌菲正好坐在窗边的位置,不经意的向窗外一瞥,她突然就看到了凤枭。

“哎,宋天墨!”凌菲猛的伸手,握住宋天墨的手臂。

“怎么了?”宋天墨诧异的挑眉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捏在自己手臂上的手。

凌菲这一下捏得挺重的,宋天墨又是穿的短袖,指甲都差点掐进他的肉里,可凌菲似乎毫无所觉一般,目光直直的望向窗外。

“那个,那天晚上我们找了许久都找不到的人,我看到了!”凌菲用另一只手指着楼下的凤枭道,声音里有难掩的激动。

靠。

宋天墨来了,她光顾着高兴,居然忘了这一茬!

“在哪里?”宋天墨快速的起身,顺着凌菲所指的方向望去。

校园短发清纯美女粉嫩红唇眼神柔情似水写真图片

凤枭已经转身。

招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坐了进去,宋天墨只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没能成功的看到他的正面。

薄唇抿紧。

宋天墨若有所思。

“他也住在这家宾馆里?”

“嗯,那家伙跟我一天的飞机飞来美国的!”凌菲想起飞机上的事情,心底里平添了几分郁闷:“你看到他的脸没有,认出来了吗?那混蛋是哪里的纨绔?”

能进入宋氏的宴会大厅,凌菲原本以为只有那一道门,就连宋天墨都是如此的认为。

后来一查才知道,还有另一道门也可以进入,当然,能从那道门进入的,也必须是有邀请涵,只是那道门口并没有监控,无法知道究竟都有哪些人从那里进入了。

“没看到。”宋天墨摇了摇头,重新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哎,我这里拍了他一张照片!你看看!”凌菲翻出照片,把手机递给宋天墨。

宋天墨伸手接过。

看着凌菲手机里凤枭的俊颜,他的眸光倏的一暗,俊眼眯了起来。

照片的拍摄地点就是酒店的餐厅,凤枭正在用餐,是来到这里的那天晚上,凌菲吃饭时趁着凤枭不备拍下来的。

在飞机上的时候,因为两个人离得太近,她没敢动手拍。

凌菲目光殷切的望着宋天墨。

她就等着把这混蛋的底揭出来,所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一个人,还是一个厚脸皮的无耻之人,老是出现在她的身边,不管是有意也好,偶然也罢,反正是让凌菲很不爽。

“不认识,我让人去好好查一下!”宋天墨看了片刻,确定对这个人毫无印像,他在凌菲手机上按了几下,把照片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这才把手机递给凌菲。

“他跟你一起来的?没有再骚扰你吧?”宋天墨神色凝重的望着凌菲,目光不经意的又望向凌菲的肩膀。

有他从柳少煊那儿拿过来的药,凌菲的肩膀已经好了,雪白,没有留下一点印痕……昨天晚上宋天墨已经反复看了很多次。

“没有,他敢!我有这个呢!”凌菲摇了摇头,笑着把电警棍拿出来在宋天墨面前用力的晃了晃。

虽然在飞机上那混蛋的嘴挺臭的,不过也是动口没有动手,在宾馆里也是。

或许那天晚上真的是喝多了?

“那就好,记得这东西不要离身。”宋天墨再度叮嘱了凌菲几句,两人继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