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老太的样子凶狠极了,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赵婆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穆老太,你护崽子,也不是这么护着的,你闺女做了啥事儿,你清楚不?”

   “老王家请的戏班子,那是给他家逝去的亲人和别的已经死了的人看的。”

   “大伙儿都晓得,那位置不能坐人,你闺女上去二话不说,就占了位置,还拿着人王家准备的祭品,别人能不把你闺女抬出去吗?”

   穆老太一听,心底一咯噔,顿时就有些怕了。

   虽说鬼神这东西,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可穆老太心底是信的,不然当初穆双双初来乍到,病的那般的重,穆老太也不会真的同意老爷子话拿四百文钱救穆双双。

   “香香,你真的做了那事儿?”穆老太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自己闺女的脾气,她是知道的。

   而且她很少在家,根本不知道这些规矩。

   “娘,他们欺负我,你还帮着他们说话,我不活了我……”

   氧气少女柔若无骨白皙如奶清纯美图

   穆香香瘪着嘴巴,大哭。

   “好好,娘的错,咱不计较这事儿了,咱回去!”

   穆老太心软了,她决定带着闺女赶紧走,可穆香香不依。

   “我不走,娘,你不撕烂他们的嘴,我就要在这儿,我还要看戏,我坐在前头!”

   这下,可把穆老太急死了。

   穆香香的脾气,别人不懂,她还不懂?

   可是这事儿不成啊!

   “香香乖,娘给你做好吃的,咱回去,这戏啊,死人才会去听,咱是活人,不听!”

   穆老太一把扶住穆香香的肩膀,防止她在地上打滚。

   穆双双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顿时觉得自己方才不让小寒叫穆香香是对的。

   这母女俩,也太丢脸了。

   穆香香哭着哭着,不知咋的就看到了陆元丰,顾不得擦脸上的鼻涕,她指着陆元丰道:

   “娘,我要丰子,你去把他叫来,我就回去!”

   穆老太的脸瞬间就垮了,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方才她那番话,就已然得罪了村里人。

   这么多人都在看戏,穆老太说那是死人才会看,任谁都受不了。

   给死人唱的戏,和看戏的都是死人,这可是两个概念。

   “呸,这丫头,小小年纪,忒不要脸,还跟自己侄女抢男人!”

   人群中不知道谁低声咒骂了一句。

   更多人开始说话。

   都是咒骂穆香香的,要死要活的,各种难听的话,都出来了。

   穆香香没受过委屈,冲上去,就要找人拼命。

   穆老太见状,大声叫陆元丰。

   “陆家小子,快来搭把手,帮我把香香扶回去!”

   陆元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是双双的,别的女人的手,不能碰!

   穆双双用余光撇了一眼陆元丰,见他看都不看那头,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这人,没别的,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人,同样的,她也不会去碰别人。

   穆老太见陆元丰一动不动的,生气了!

   “陆家小子,你耳朵聋了,还不过来!”

   陆元丰和之前一样,穆老太将气撒在穆双双的身上。

   “臭丫头,赶紧让陆元丰过来扶着你小姑,你没见她哭成这样了?”

   “奶,丰子有独立的选择权,我不能强迫他做任何事儿看,您吼我也没用啊!”

   话音刚落,穆老太就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想要将穆双双拉出来。

   穆双双如何不懂穆老太的想法。

   等到穆老太一靠近,她就闪身进了人群中,任凭穆老太如何发力,都找不到人,加上村里人有意护着,穆老太累死了,都没揪着人。

   “死丫头,你给我等着!”穆老太的眼珠子瞪大老大,就像快要掉出来的样子。

   这般的吵闹,终于把王老爷子闹了出来,跟着王老爷子的还有他儿子王富贵。

   “穆家嫂子,今个的事儿,我就不计较了,你和香香闹了这么久了,也差不多该消停了,我们王家门第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你还是走吧!”

   王老爷子其实已经非常客气了。

   单凭穆老太和穆香香做的那些事儿,他没揍人已经算是很好了。

   对于王家来说,今天的意义非凡,搞不好,他家的祖宗都已经到了场。

   如今被闹成这样,算咋回事!

   “你赶我走?”穆老太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自己儿子是秀才,谁见了她不是客客气气。

   穆双双见状,估摸着今个穆老太要丢人了,可王家人来了,她丢人,等于自己也丢人。

   穆双双让陆元丰放下穆小寒,让他去叫穆老爷子去了,就说穆老太跟王家人打起来了,村里人都在看着。

   穆老爷子重面子,知道村人在场,一定会来的。

   这会儿,穆双双走了出来,当起了和事佬。

   “奶,我小姑还在哭,您先把人扶起来吧,地上黑乎乎的,万一有蛇虫鼠蚁咋办?”

   穆老太狠瞪了一眼穆双双,原本是想骂穆双双的,一看到地上的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的穆香香,心都要碎了。

   穆老爷子几乎是狂奔到老王家来的,他后头跟着老穆家其他几个人。

   原本大伙儿是一起约着看戏,可是穆香香嫌弃几个劳力身上臭,不愿意一起,这才提前跟穆老太出来了。

   一来,就见穆老太护着穆香香,嘴里还和王富贵在对骂。

   王富贵本来就嘴贱,而且特别不喜欢穆双双。

   从穆双双出来劝架,他就开始挑事儿。

   “你瞅瞅你们家这个闺女,丑成马,脸上涂的是啥?屎吗?长得丑,就别出来吓人,今个是中元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闺女是鬼咧!”

   “你个死东西,你才是鬼,嘴巴这么缺德,你小心走出去被雷公劈死!”

   中元节,两个人好不避忌的说着各种死法,周围的人,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穆老爷子上前就把穆老太拉到一边。

   “你个死老太婆,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是吧!”

   穆老爷子不问缘由,抓着穆老太一通骂。

   骂完,不顾穆老太的反抗,让穆大忠和穆大年将人驼了回去。

   穆香香在原地恸哭不已,穆老爷子强忍着头疼,对穆双双道:“双丫头,帮着将你小姑扶回去,我和老王头说几句话!”